以法治民主和精细化制度落实促进竞争33条

来源:北流互联网平台 2020-08-11 17:50

以法治民主和精细化制度 落实"促进竞争33条"

力、电信、有线电视等自然垄断行业都被认为应该由一家企业(甚至由一家国有企业)来经营,但随着技术进步和经营模式的革新,其部分业务或大部分业务放开竞争已经具备可行性,在这种情况下,开放准入就成为必然。例如,电力行业的发电业务、邮政行业的快递业务、电信行业骨干之外的业务应该引入竞争并且确实也引入了一些竞争,但受旧体制牵扯,竞争尚不充分,并且时常出现阻碍竞争的行为。这种情况与相应法律法规的滞后有一定关系。例如,电力法、邮政法、铁路法、航空法等法律制定时间普遍较早,有些是20多年前的产物,它们保护垄断的色彩多于促进竞争的色彩。因此有必要对这类法律法规进行系统梳理,与《意见》精神不符合的内容要进行全面修改,这样才能防止既得利益集团以过时法律作为挡箭牌,阻碍竞争。

发达国家在管制垄断行业方面的经验是依法管制,这点应该加以借鉴,应该制定专门的行业法规,如《促进电信竞争法》、《电力改革法》等等,以确保对垄断的管制和促进竞争完全纳入法治化轨道。否则,《意见》中提到的开放准入问题很容易陷入扯皮状态,垄断行业也很容易侵犯消费者权益。

二是更新市场监管架构,高度警惕政企不分、监管俘获问题。自然垄断企业大多由政企合一的各种“局”(如电力局、邮政局、铁路局、民航局等)演化而来,虽然政企脱钩,但企业与主管或监管机构之间仍然骨肉相连,政府的反垄断执法机构虽然也曾对电信等企业采取过法律行动,但大多数是高高举起、轻轻落下。

有些促进竞争的计划多年前就已提出但迟迟未能落实(如电力行业的“厂分开、竞价上”),根本原因就在于管理架构不当以及监管俘获的存在,没有超然于利益集团之外的力量来推动这些促进竞争的改革。

全面的负面清单制度是一项革命性的制度,其重大意义不言而喻,但如果真要把这些制度落实,执行上就不能再走行政主导的老路,而要更多地依靠法律来监管,减少行政监管。因为行政监管有相当大的随意性,监管者与监管对象极容易存在利益重叠,由行政力量来推动反垄断、促进竞争,极容易陷入兜圈子的窘境,这方面的教训很多。

三是政策信息要高度透明、决策要高度民主。在公交、供水、供气、垃圾处理等领域推行特许经营,引入竞争机制,有利于提高效率,节省财政资金,但从过往实践看,市民与特许经营者产生利益冲突的事并不少见,这些都是信息不透明、民主决策不到位甚至官商勾结、利益输送造成的。这些开放准入、促进竞争的改革要得到人民支持就必须在制度安排上更加精细化,决策应该更加民主。推而广之,所有的促进竞争的政策,要在执行中不走样不变形,都离不开信息透明和决策民主。

总之,“促进竞争33条”这份纲领性文件的精神如能得到落实,中国的市场化程度将会得到革命性的提升,但要避免它最终流于形式,需要依靠法治、民主的力度,需要体制架构方面的革新以及精细化的制度安排。

安阳专业治白癜风医院
太原白癜风专科
牡丹江哪里治疗白癜风